English郵件在線
學術報道

東方天國,集體至上

“中國的家庭、私有制、文明、國家和城市起源”講座紀要

2019年9月28日下午3:00-5:30,應我校文博系邀請,著名考古學家裴安平教授在隨園校區600號樓117報告廳,為社發院師生帶來了主題為《中國的家庭、私有制、文明、國家和城市的起源》的講座。此次講座是我??脊叛盜薪滄艿?7講。講座由王志高教授主持,社發院本科生、研究生及校內校外有關師生共計一百余人聆聽了本次講座。

講座的主題系裴安平教授2017年國家社科基金后期資助項目成果《中國的家庭、私有制、文明、國家和城市起源》一書。該書今年7月出版,上下兩冊,總80.6萬字。

正如王志高教授在開題致辭中所說:“裴安平教授具有崇高的學術理想和深厚的學術造詣,他在退休后筆耕不輟,繼續沉浸于學術研究,是一位極具學術情懷的純粹的考古學者,值得我們后學景仰”。該書是國內外第一次以考古發現為基礎和線索,全面系統地梳理和研究中國家庭、私有制、文明、國家和城市起源等五大歷史問題的專著。其研究方法新穎,第一次將史前有關歷史問題的研究置于血緣組織與聚落形態的平臺上進行考察,還第一次系統地提出了關于中國家庭、私有制、文明、國家和城市起源方面完全不同于以往傳統的認識,為今后類似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視角、思想和方法。

正因此,該著作一出版,王志高教授便邀約裴老師讓我院師生分享他的研究成果。

講座內容主要分為五個部分。

一、家庭起源

關于家庭起源,裴老師認為:自有人類以來就有婚姻,婚姻就是成年男女相結合的方式;而家庭則是成年男女因婚姻而結合在一起的生活與社會單位,是一定歷史階段的產物,是社會形態與婚姻形態演變的結果。

考古表明,一方面中國的舊石器時代根本就不存在獨立生存的孤獨的“原始群”,而遍地是以遺址個體為單位的生產生活實體組織——部落及其物化形態遺址群;另一方面又由于自然的血緣社會的歷史背景,人類的婚姻范圍從舊石器時代一直到新石器時代中期,都僅限于部落一類血緣組織。正因此,最晚不過新石器時代中期,中國就出現了屬于“族外婚”即氏族外婚部落內婚的一夫一妻制婚姻和家庭,并先后經歷了三大起源階段。

第一階段:新石器時代中期。

在流行對偶婚的基礎上,人類社會出現了最早以自然性愛為基礎的一夫一妻制婚姻與家庭。這種家庭雖然當時還不是社會最小的生產、經濟與組織單位,但卻是一種成年男女自愿長期在一起的生活單位。其中,無論男女都不是“外人”,生前死后都可以在一起。內蒙古赤峰市興隆溝遺址F22成年男女帶孩子的居室葬,M23成年男女同穴合葬墓,以及河南舞陽賈湖裴李崗文化遺址M353、106等成年男女合葬墓,就都是這方面最好的證明和代表。

內蒙赤峰市興隆溝遺址F22、M23發掘現場照片

第二階段:新石器時代晚期到夏商周時期。

新石器時代晚期,從距今約6500年,由于氣候長期適宜高溫多雨,聚落與人口大幅增長,人地關系和人與人之間的關系與矛盾日趨緊張激烈。為了化解以前從未遭遇過的空前的生存?;?,人類社會的生產方式發生了重大變化。一是變集體勞動集體消費的廣譜經濟為個體勞動個體消費的農業;二是集體將土地分給成年男人;三是成年男人從此擁有了土地的獨立耕作權;四是對公勞役地租,對私多勞多得。從此,男人的社會地位提高了,一夫一妻制婚姻與家庭在此基礎上也隨之普及流行。對此,陜西臨潼姜寨仰韶文化早期的男女并穴合葬墓,河南淅川下王崗、鄧州八里崗、鄭州大河村和安徽蒙城尉遲寺、湖北應城門板灣等距今6000—5000年遺址中的“排房”與“套房”,以及蒙城尉遲寺聚落整體布局的變化,就都說明以早期個體勞動個體經濟為基礎的一夫一妻制婚姻和家庭當時已經普及和流行。

各地距今6000-4500年的“排房”和“套房”

第三階段:春秋戰國時期。

在社會完全地緣化、商品經濟出現高潮,生產資料土地使用權完全私有的基礎上,一夫一妻制家庭開始成為了地緣社會獨立的最小的生產、經濟與組織單位,還為以后中國一夫一妻制家庭“小農經濟”與社會的穩定發展奠定了基礎。

二、私有制起源

關于私有制起源,裴老師認為:私有制就是一種包括不動產生產資料都可以私有的制度。但是,中國從來就沒有過這樣的私有制,而只有以動產為主的財富私有制。這種私有制有三大特點。一是主要只有動產財富才可以私有,春秋以后表面上土地可以私有了,但真正私有的只是使用權而不是所有權;二是財富私有制從來不是一種經濟制度,而是一種社會的管理與政治制度;三是財富與權力直接相關,越有權越富。

截止春秋戰國時期,中國的財富私有制起源經歷了三大階段:

第一階段:新石器時代中期。

在廣譜經濟與集體勞動集體消費的生產方式的基礎上,財富私有制作為一種血緣組織集體的管理與分配制度最早登上了歷史舞臺,凝聚了大量社會勞動的“奢侈品”也開始成為了權力和地位的象征。距今8000年北方東部地區興隆洼文化所出高等級墓葬和玉器就是這方面很好的證明。

內蒙敖漢旗興隆洼遺址M118發掘照片與隨葬物

第二階段:新石器時代晚期至夏商周時期。

為了化解以前從未遭遇過的空前的生存?;?,人類社會的生產方式與組織方式距今5000年以后都發生了重大變化。一方面出現了以土地耕作權私有的早期個體勞動和個體經濟,另一方面以往單純的血緣組織開始演變為一種跨部落一體化集中領導與管理的政治組織。這些變化也同步導致當時的財富私有制發生了重要變化。一方面明顯融入了經濟的因素,社會貧富分化的廣度和深度日趨擴大;另一方面以聚落社會一體化的政治組織為平臺,私有制也開始成為了一種政治制度。這種制度最重要的特征,一是出現了“貴族”,二是越有權越富,三是出現了既能標志等級地位又能標志財富的“禮器”。對此,安徽含山凌家灘、浙江余姚航杭瓶窯古城內反山墓地的高等級墓葬就是證明。

良渚玉器——琮王

第三階段:春秋戰國時期。

由于國體政體都地緣化,商品經濟出現高潮,以土地使用權完全私有為基礎的晚期個體勞動和小農經濟開始崛起,貨幣、貴金屬、土地開始成為財富新的標志物。與此同時,作為一種政治制度和“越有權越富”的財富私有制的主要特征并沒有改變,改變的只是擁有財富的主體已由以往的血緣貴族變成了統治階級,官營手工業也成為了統治階級聚斂財富的新途徑。

關于私有制起源與手工業農業社會分工的關系問題,裴老師認為:由于商周及以前,中國的社會基礎就是血緣社會,各血緣組織手工業的目的都是自產自用。正因此,所有的農業與手工業的“社會分工”都只發生在大型的一體化的血緣組織內部。商代之所以會出現“世工世族”、“工商食官”就說明當時還沒有出現地緣化的社會分工與商品經濟,殷墟還不是“貿易中心”。顯然,中國財富私有制的起源與手工業農業血緣化或地緣化的社會分工都完全無緣。

三、文明起源

關于文明的起源,裴老師認為:“文明”與“國家”是不同的概念。文明是人類社會高品質的發展狀態和發展階段,也是人類主動追求生存狀態與生存質量不斷改善的內在動力與結果。文明的起源是獨立的起源,不因國家而起,也不因國家之亡而終。

中國的文明起源也經歷了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距今7500—5000年,為血緣社會文明化的早期階段。

考古發現,北方東部地區興隆洼文化的玉器、河南新鄭唐戶裴李崗文化與浙江嵊州小黃山文化以環壕聚落為核心的多聚落遺址、以及浙江義烏橋頭上山文化的環壕聚落,就充分地表明聚落社會已出現了明顯的等級分化,出現了“核心”與“從屬”。由于玉器與新式聚落形態以往從未見有,所以它們的發現也同時表明文明已經悄然起源,以實力而不是以傳統血緣為基礎,并具有集中統一領導與管理特點的社會文明化一體化的組織已經出現。

距今6500—5000年,血緣社會的文明化迎來了發展高潮,還同步迎來了農業、早期個體勞動個體經濟、一夫一妻制婚姻和家庭的流行與普及、個體家庭成為血緣社會獨立的最小的組織與經濟單位、母系社會轉變為父系社會、人開始成為集體中的獨立個人、聚落社會由分散開始走向統一等八個方面的重大變化。

第二階段:距今5000—夏商周,為血緣社會文明化的晚期,也是血緣社會與地緣社會之間的過渡階段。

于此階段,社會先后出現了四大變化。

第一大變化就發生在距今5000年前后,史前社會出現了第一代政治組織——一體化的聚落群團即部落聯盟。這種組織有三大特點。一是最主要的組織基礎已不是傳統的血緣關系而是財富與實力;二是跨部落集中統一領導和管理,各部落成員之間主從關系明顯,而不是以往的獨立平等與各自為政;三是永久性而不是一種臨時性機構與組織。

各地一體化聚落群團遺址分布圖

第二大變化就發生在距今4500—4000年之間,出現了聚落集團、早期國家、古國等多種新型的社會組織,并標志史前血緣社會向地緣社會的轉變正式啟動。其中,聚落集團就是多以一體化聚落群團為核心而構建的一種超大型的血緣組織;早期國家則是有關血緣組織之間的聯盟,或只跨血緣,或又跨血緣又跨地域;古國與聚落集團、早期國家完全不同,它的最主要特點就是在不同血緣和地域的聚落組織之間武力建立了統治關系,既政治上壓迫又經濟上的剝削。

第三大變化就發生在夏商周時期,出現了以單一民族為主體的國家。

民族實際就是眾多血緣組織構成的一種地緣化的人類共同體,并有二種不同的組織類型。第一種就是自然民族,是人的自然屬性。由于相似的自然環境促使同一地區的人在外形、語言、飲食、生產方式、生活習慣、心理方面都有很大的相似性;又由于地域鄰近,長期相互交流,以致同一地區的人都不知不覺地在使用同一種考古學文化;但是,自然民族的組織成員都是同一地區相互獨立平等分散的血緣組織。第二種就是實體民族,就是原本獨自為政的各血緣組織在利益的基礎上相互認同并構建的具有統一領導和管理特點的人類共同體。歷史上,蒙古族、女真族由自然民族轉變為實體民族的案例就是這方面的代表。但考古表明,歷史最早第一批實體民族則屬于夏族、商族、周族,而以他們為主體所建立的國家就是單一民族國家。

第四大變化就發生在西周時期,“鄉里”制與“井田”制的同時實施開啟了社會基層組織地緣化的大幕。一方面變土地以前國家集體二級所有為國家一級獨有,另一方面變以往的血緣組織為地緣化的行政機構。從此,社會血緣化的基層組織變成了地緣化的行政區域,勞動者個人也由此甩掉了血緣社會的束縛,人的解放開始獨立邁向自由。之所以歷史上最早的“私田”就出現在西周就正是這種變化的證明。

西周早期銅器“令方彝”銘文

顯然,以上變化的出現不僅標志標志人類從血緣社會到地緣社會的過渡又進入了一個新時代,而且還標志社會的文明化一體化又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階段?!?/p>

第三階段:春秋戰國時期,也是社會全面地緣化的階段。

于此階段,社會發生了十一個方面的深刻變化,出現了多民族國家,出現了國體政體都地緣化的國家,變“分封制”為“郡縣制”,變貴族“世襲制”為官僚“任命制”,土地使用權開始完全私有,商品經濟出現高潮,出現了城市,出現了晚期小農經濟,法制初上歷史舞臺,出現了“富國強兵”的思想,出現了私學。

這些變化一方面表明人類社會的發展與文明化由此又進入一個全新的以地緣化為基礎的歷史新時代,另一方面也為以后數千年中國社會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四、國家起源

關于國家的起源,裴老師認為:國家只是一種地緣化的社會組織與組織形式,國家內部的居民之間不僅跨血緣跨地域,還建立了政治上壓迫經濟上剝削的統治與被統治關系。中國的國家起源既是文明起源的結果,也是社會文明化一體化的結果;既與財富私有制無緣,也不是階級矛盾不可調和的產物,而是在人地關系空前緊張的背景下催生的一種以不勞而獲為目的的社會組織。

中國的國家起源明顯經過了“古城、古國、方國、帝國”四大階段,并相繼催生了血緣國家、單一民族國家、多民族國家、大一統帝國等不同的國家形態。

第一階段:距今6000—4500年,為古城崛起階段。

隨著史前古城的相繼崛起,一體化的聚落群與聚落群團不僅先后引領了血緣社會一體化的高潮,也開啟了中國國家起源的歷史序幕。

第二階段:距今4500—4000年,為古國崛起階段。

于此階段,聚落集團、早期國家與古國等新型聚落組織同時崛起,不僅表明人類社會已經開始由血緣社會轉變為地緣社會,還表明又跨血緣又跨地域還具有統治與被統治關系的第一代國家已經登上歷史舞臺。這種國家最早的建國目的就是不勞而獲,最主要的特點就是統治與被統治雙方都是血緣組織,所以這種國家又可以稱為“血緣國家”。

第三階段:夏商周—春秋戰國時期,為方國階段。

所謂“方國”,實際就是地方之國。據考古與文獻記載,方國又有早晚之分。

早期方國的主要特點,一是以單一民族為主體,二是國體地緣化政體血緣化,三是國家范圍地域遼闊。其中,夏商周就都屬于早期方國。

晚期方國的主要特點,一是國家的組織成分已由單一民族變成了多民族,變成了由財富和地位決定的階級;二是政治制度的地緣化,“郡縣制”、官僚“任命制”、兵員的“征兵制”、管理的“法制”,就都屬于這種變化;三是由于血緣與民族隔閡的消除,階級的出現,階級矛盾已經開始成為國內社會的主要矛盾。

第四階段:秦,大一統集權制帝國出現的階段。

在春秋戰國變革的基礎上,秦代出現了國土地域遼闊、國體政體全部都地緣化并實行大一統中央集權制的帝國,從而標志著社會的一體化已從血緣真正進入了地緣,社會的組織形式也從最早獨立平等分散的部落走進了地域遼闊大一統的國家,并為以后中國古代兩千余年的封建帝國歷史奠定了基礎。

五、城市起源

關于城市起源,裴老師認為:城市是歷史發展到一定階段才出現的一種人類地緣社會的共同體與組織單位,是在地緣社會基礎上人類社會組織方式、生產方式、生活方式與人的解放變革的產物,也主要是國體政體地緣化國家與商品經濟發展的結果。中國城市的起源先后經歷了血緣社會軍事中心、血緣社會政治與軍事中心、地緣社會政治經濟與軍事中心三大階段。

第一階段:距今7500—5000年,是血緣社會軍事中心崛起的階段。

為了應對人地關系、人與人關系和矛盾的日趨緊張激烈,血緣組織由此踏上了整合一體化之路,并同步催生了一體化聚落群的軍事中心,其中城址就是繼有明顯防御功能的壕(濠)溝聚落之后的高級軍事中心。

第二階段:距今5000年—夏商周時期,是血緣社會政治與軍事中心崛起與發展的階段。

隨著聚落組織不斷地大型一體化,以往單純的血緣組織變成了以實力為基礎的政治組織,如一體化的聚落群團、聚落集團、早期國家、古國、早期方國即是。在此變化的基礎上,這些組織的核心城址也順勢升級成為了新型的政治與軍事中心。

第三階段:春秋戰國時期,是地緣社會政治經濟與軍事中心崛起的階段。

由于國體政體都地緣化了,商品經濟也出現了高潮,于是就出現了以地緣社會為基礎的政治經濟與軍事中心,并導致城址出現了二個重要變化。一是出現了以前從未見過的“宮城”,二是城址里面出現了“市”,出現了城址與經濟中心結合在一起的“城市”。

“宮城”最早見于戰國時期??脊瘧礱?,它的出現完全是統治階級獨立執政需要的產物,并具有三個明顯不同于以往血緣社會“內城”的特點。其一,面積明顯小于以往的“內城”;其二,沒有以往內城里核心血緣族體的居住區域與手工作坊;其三,建筑群以宮殿和宗廟為主。正因此,“宮城”出現也是政體地緣化的重要標志。

史前至戰國城址構建模式示意圖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最早的“市”,以及最早成為“城市”的城址都屬于諸侯國的都城。究其原因,主要有三。其一,由于多民族與階級的出現,血緣與民族藩籬的消失,原統治民族核心血緣族體的族人與后裔需要妥善安置,于是“里坊”與“市”的出現既?;ち嗽∶裼指順雎?;其二,官營手工業成為了統治階級追逐財富的新式來源;其三,主要是權力的結果,無論是原住民的安置,還是官營手工業的興起,都充分顯示了權力的力量。正因此,中國最早“城市”的出現并不是商品經濟發展的直接結果,也不是單純城鄉分工,農業與手工業自然分工的結果,而是官營經濟的需要與結果,政治制度變革的需要與結果。之所以戰國時期山東臨淄齊故城內大量新興的冶鐵遺址都集中位于西周齊故城的區域內就很清楚地說明了上述問題。

山東臨淄齊故城手工作坊分布圖

講座最后,裴老師指出:誠如馬克思所言,中國的確是一個“東方天國”,無論家庭、私有制、文明、國家和城市都走過了一段深具自我特色的起源之路。事實證明,這條路就是“集體至上”之路。近萬年以來,它一直以生產資料的集體和國家所有為基礎,一直以集體和國家的發展為重心。

與此同時,裴老師還希望當代每一個學者都應腳踏實地、實事求是地復原歷史、研究歷史,成為一名合格的考古人。

演講結束后,社發院陳曦老師和幾名同學就講座涉及的相關問題與裴老師展開了熱烈的討論,裴老師一一予以解答。對于裴老師精彩的解答,臺下的師生則頻頻報以熱烈的掌聲。

最后,王志高教授進行了總結發言。他首先感謝裴老師以充滿激情的語言,分享了他對中國家庭、私有制、文明、國家和城市起源等重大歷史問題的研究收獲。這些問題自恩格斯、柴爾德以來,有許多歷史學家、考古學家都做了很深入的研究。裴老師從考古發現出發,不囿于目前學界的權威學說,運用自己史前“聚落群聚形態”的新理論,得出了與以往不同的新認識,令人高山仰止。

王志高教授對在座的同學們說:裴老師演講的部分內容很深奧,同學們未必都能領會,但這種熏陶和浸染仍是每一個同學都必須經歷的學習過程。他認為學習和讀書有三種境界,考古學家亦有三種境界:第一種境界是專注于田野發掘及資料整理研究的考古學家。第二種境界是在考古發掘、資料整理研究的基礎上,對許多舊說產生懷疑,進而對一些具體問題,提出自己的新認識。王教授自嘲他目前仍處于第二種境界。而第三種境界,是在前期大量具體問題的實證研究之后,就一些宏觀的重大問題的研究方法與理論,開展新的闡釋與升華。這是作為思想家的考古學家。王教授希望在座的各位同學都能在將來漫長的專業生涯中,通過不懈的努力和奮斗,最終可以達到裴老師所達到的第三種境界。

講座在熱烈的掌聲中落下帷幕。

 

文:徐良

圖:左凱文、王帥

審核:王志高、裴安平

 

 

 

 

 

 

  • 更新時間

    2019年10月08日

  • 閱讀量

  • 供稿

    社發院

南京市仙林大學城文苑路1號,
郵編 210023
[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南京師范大學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蘇ICP備05007121號
蘇公網安備 32011302320321號

分享到